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

yywhy

yywhy

发表于 2015-10-09 10:50:54

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

  梦里,由台湾再回岛上来,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座常去的孤坟。梦里,仆跌在大雪山荻伊笛的顶峰,将十指挖出鲜血,而地下翻不到我相依为命的人。

  我要守住我的家,护住我丈夫,一个有责任的人,是没有死亡的权利的。

  我迎着朝阳站在大海的面前,对自己说,如果时光不能倒流,就让这一切,随风而去吧。

  明日,是一个不能逃避的东西,我没有退路。

  锁上我的记忆,锁上我的忧伤,不再想你,怎么可能再想你,快乐是禁地,生死之后,找不到进去的钥匙。

  我们来到这个生命和躯体里必然是有使命的,越是艰难的事情便越当去超越它,命运并不是个荒谬的玩笑,虽然有一度确是那么想过。

  生命短促,没有时间可以再浪费,一切随心自由才是应该努力去追求的,别人如何想我便是那么的无足轻重了。

  快乐是那么的陌生而遥远,快乐是禁地,生死之后,找不到进去的钥匙。

  毕竟,先走的是比较幸福的,留下来的,也并不是强者,可是,在这彻心的苦,切肤的疼痛里,我仍是要说——“为了爱的缘故,这永别的苦杯,还是让我来喝下吧!”

  爱情就像在银行里存一笔钱,能欣赏对方的优点,这是补充收入;容忍缺点,这是节制支出。

  五月的雨是那么的欢悦,恨不能跳到里面去,淋到融化,将自己的血肉交给厚实的大地。太阳出来的时候,我的身上将会变出一摊繁花似锦。

  我是没有选择的做了暂时的不死鸟,虽然我的翅膀断了,我的羽毛脱了,我已没有另一半可以比翼,可是那颗碎成片片的心,仍是父母的珍宝,再痛,再伤,只有他们不肯我死去,我便也不再有放弃他们的念头。

  其实人生的聚散本来在乎一念之间,不要说是活着分离,其实连死也不能隔绝彼此的爱,死只是进入另一层次的生活,如果这么想,聚散无常也是自然的现象,实在不需太过悲伤。

  我真愿意慢慢化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乡下人,化做泥土,化做大地,因为生命的层层面貌只有这个最最贴近我心。

  寂寞如影,寂寞如随,旧欢入梦,不必化解,已成共生。

  天女散花时从不将花撒成“寿”字形,她只是东一朵、西一朵地掷,凡尘便是落花如雨,如我,就拾到过无数朵呢。飞鸿雪泥,不过留下的是一些爪印,而我,是不常在雪泥里休息的,我所飞过的天空并没有留下痕迹。

  这边情同手足,那儿本是同根。人如飞鸟,在时空的幻境里翱翔。

  一次去,一场沧桑,失乡的人是不该去拾乡的,如果你的心里还有情,眼底尚有泪,那么故乡不会只是地理书上的一个名词。

  散了才是聚了,不散不知聚,聚多了反把“不散的聚”弄得不明白了。说是说得那么清楚,有一次匆匆跑去景美,见不到人,心中又不是滋味,好似白去了似的有些怅然。

  爱情有若佛家的禅---不可说,不可说,一说就是错。婚姻和爱情的模式在世界有千万种,我的看法:女人是一架钢琴,遇到一位名家来弹,奏出来的是一支名曲。如果是一个普通人来弹,也许会奏出一条流行曲,要是碰上了不会弹琴的人,恐怕就不成歌了。

  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为什么那么心酸那么苦痛,只要还能握住它,到死还是不肯放弃,到死也是甘心。

  个人的遭遇,命运的多舛都使我被迫成熟,这一切的代价都当是日后活下去的力量。北京307www.bstcmw.com


用户评论(0)